夏至秋秋

未来星人

【长城守卫军】歌:英雄寞

五香茶叶蛋:

占tag抱歉。


英雄寞。
你是风沙的怒吼:百里玄策
你是断崖的坚守:铠
你是剑锋过后仰望月夜眉间的寂寞:苏烈
你是滴水的沉着:百里守约
你是落花的幽柔:花木兰
你是万世称颂,却为日落,默默哀叹的血肉。

【王者荣耀】故事背景整理第二期

海天一白:

       铠这个英雄等了好久啦!大长腿哥哥帅出天际,而且领主皮肤竟然和兰陵王的隐刃还有木兰的剑舞者是一个套!系!!三人之间到底有什么嗯嗯啊啊的秘密!!







 


    故事站的背景故事也进一步丰富了并且印证了之前的故事猜想,我来就目前的故事来梳理一下大唐-长城板块的内容。


 


前文见:【王者荣耀】故事背景整理


 


        大背景是“神”也就是女娲等人创立了魔道,魔道也就是一种黑科技的隐喻,在这种魔道实验之下诞生了许多反人类试验品,比如说双螺旋实验(也就是基因科技)之下的东皇太一,妲己、孙悟空和牛魔都是魔道实验之下而产出来的,也就称之为魔种。还有的魔道实验就更反人类一点,比如说徐福的吸血鬼计划,在徐福的魔道实验中诞生的怪物就是白起、曹操、芈月和吕布。总之如果魔道实验发挥的比较正常,就会产生英雄,英雄就可以去峡谷打架。如果魔道实验失败,失败的试验品就被称为是魔道怪物,只能被英雄砍。


 


        魔种可以和人类交配,百里骨科、李元芳、张飞都是魔种与人类的后代。


 


        女娲是一开始使用魔道的人,但是魔种不满足于当奴隶,人类也不满足被女娲统治,两者都反对女娲。同时旧神里也有两种意见,一种是不加限制的使用魔道,一种是认为魔道太危险,不要再用了。因为在魔道的使用上有分歧,同时魔种开始叛乱,旧神面临着非常严重的权威冲击,旧神开始四分五裂,在女娲主持的“封神计划”之后,人类逐渐崛起,而旧神死的七七八八,有些去了西方,有些留在东方,一些家族保留着魔道的秘密,并且继承魔道的力量,比如大乔、露娜和铠。(也有一说是集成魔道能力的人是魔种的后代,这个设定在露娜故事里出现,但我个人认为应该是写错了。)


 


姜子牙一生致力于清除魔种,并且把魔种看成是奴隶,但武则天比较将就宽容平等,长安也是一个完全不忌讳魔种和人类共存的城市,姜子牙和武则天斗法失败,被武则天囚禁在感业寺,在被囚禁之前,姜子牙要武则天警惕西方的力量,所谓西方的力量,就是当年封神计划退走西方的那些“神”可能要重新反击。


 


       西域有一个小国的国王就非常沉迷魔道无法自拔,在他的魔道实验之下,边塞就出现了许多的魔道怪物,这也是武则天非常担忧的事情,武则天认为这个沉迷魔道的小国国王就是楼兰国王,于是发兵去铲除,但是很有可能是杀错人了。楼兰破,楼兰公主在李白面前自尽,楼兰小王子兰陵王变成刺客。


 


       (这也是铠的故事里说的“当地平民哭号着,唐国的士兵倒于路边奄奄一息,他们都认为对方才是背叛者。”)


 


       铠是魔道家族的继承者,大概因为魔道力量不太稳定,铠出现了间歇性精神病症状并且激情杀人把家人都干掉了只留下了露娜,然后一个人去东方了。走到半路上发现有大量魔道怪物,于是铠觉得杀怪很爽,就去大杀特杀。但有一个魔道大师,所谓“邪恶的家伙”正在暗中窥伺着铠,并且布下幻术。


 


       这个“邪恶的家伙”是谁,我目前猜测是徐福,因为徐福在夏侯惇的故事中是一个“黑袍老者”,徐福给了夏侯惇和流浪者钱,让他们去一个大漠古城,布下法阵抽干他们的生命,最后把曹操改造成吸血鬼。这个法阵的其中一个祭品就是和哥哥走散的百里玄策。


 


      (铠的故事中“小小的少年,恐惧哭泣的魔种混血少年全身笼罩在刻印的法阵中,会被用来作为祭品唤醒某种强大的东西。‘哥哥。’少年撕心裂肺的哭喊着。)


 


       百里玄策因为一直在哭着找哥哥,于是正处于间歇性精神病发作的铠立刻就想到了露娜,于是骨科病犯了,闯入阵中开始杀杀杀,顺道救了百里玄策。连续杀了八天,铠活下来了,碰到了正在长城周边巡守的花木兰。


 


       长安那边李白深夜闯宫问武则天为什么破楼兰,武则天就解释了一下,李白想了想也对就很无奈地走了。与此同时,异乡人马可波罗进长安,遇上狄仁杰,狄仁杰发现了有人在偷运黑火药进长安城,意图对女帝不利,调查着的时候发现倒运火药的人晚上撞鬼死了,于是狄仁杰、马可波罗、还有李元芳继续调查鬼的线索,调查过程中几个人还遇见了剑圣宫本武藏,还有剑仙李白,最后查到所谓的“鬼”就是钟馗,钟馗的身体连接着虚空世界,任何想要对长安不利的人都会被吸进去,而长安城本身就是太古上神女娲等人留下的方舟,被墨子大师改造成了一座城池,靠着元气炮的复制力量驱动(元气炮本身的力量被诸葛亮继承了)。众人合力击退钟馗之后,钟馗又重新复活了,众人知道钟馗是杀不死的,于是就散了。


 


       但是在钟馗短短的被击退的几分钟之内,感业寺的封印被解除了,姜子牙挣脱,再次入世,之后应该是去了蜀地,抢救出了刘禅和天书,并且把它们都交给了刘备。【此故事出自于大唐盛世任务】



【云亮】诸葛亮,你算计我!(05)

一期丶:

更新qwq(一脸血)


04这边请→http://aoi-izuki.lofter.com/post/1e6c43b1_102da13b




赵云听到诸葛亮笑了,在电话的那头,然后诸葛亮说:


“嗯。”


挂断电话之后赵云握着手机发了半个小时的呆,脑海里不断回味着诸葛亮那声带着笑意的请轻轻的“嗯”,赵云起初只是单纯的想要告诉诸葛亮自己的感觉,然后他就什么都没有想的这么做了,然后说完,他才意识到,他这算是告白的,诸葛亮是要给他答复的。赵云这才开始忐忑起来,觉得自己干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诸葛亮说嗯,他知道了,然后呢?诸葛亮并没有给他答复。


赵云还是在周二周五赶去上诸葛亮的课,不过依旧是因为时间差的原因两人还是说不上话,赵云还是坐在常在的位置上,一双眼睛巴不得把诸葛亮烙在视网膜上,但是每当诸葛亮的视线看过来的 时候都只是一触到他的视线就马上移开了,赵云稍微失落的同时内心越发的不安了,诸葛亮不会.....不理他了吧?思及此赵云自己把自己吓出了一身冷汗,盯着诸葛亮的视线越发紧张了。


转过身写黑板的诸葛亮觉得自己简直要疯了,从他进教室开始,赵云的视线就跟锁定了似的一刻都没有离开过他,而且眼神相当的炽热,那种跟点着了似的明亮视线他是真的无法直视,太热烈了......诸葛亮实在是有些招架不住,到底是为什么有人能做到这么坦率啊,万事都要经过考量然后小心翼翼的做出最佳选项的诸葛亮最没办法应对的就是这样开门见山的坦率,没有一点迂回的余地的超直球。


手里的粉笔在黑板上磕断了好几次之后,诸葛亮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被赵云那热切的眼神点着了,整个心火烧火燎的。这种感觉一直要持续到赵云离开,诸葛亮才得空能缓缓。大概是很没有能得到一个准确答复的赵云开始不安了吧......诸葛亮隐隐这么觉得。


其实那天在接到赵云电话的时候诸葛亮是有做过心理准备的但是还是被赵云给惊到了,一是没有想到会来的那么快,二是赵云真的没有一点铺垫傻不愣登的就这么把那句话说出来了,然后诸葛亮笑了,他那一瞬间觉得赵云的坦率可爱过头了。然后他给了赵云一个“嗯”,因为他实在是想不出来能说什么了,说别的觉得多余,可是他又做不到像赵云这样不过脑子的直率,到底还是在听到这样的告白之后有些难为情的。


所以最后他并没有能给赵云一个准确的答复,赵云给他的拥抱意味相当明显,诸葛亮也不是像赵云那样迟钝的人,所以他能对赵云突如其来的表白有所准备,可是这不代表他能像赵云那样在意识到之后马上就接受自己的感情,诸葛亮不会去顾虑常人更在意的年龄身份地位之类的东西,他反而更顾虑自己的心意是不是一时冲动,赵云非常好,性格也总是要比同龄人来的要稳重和细心,诸葛亮被他的温柔和体贴打动过很多次,不管是第一个寒假的时候赵云帮他拉下百叶窗遮住阳光盖上毯子,还是那次在B市半夜起来探他额头怕他又烧起来......


所以,还要再确认一下才行。


周六一早当诸葛亮睡眼惺忪的打着哈欠开门看见门口站着的赵云的时候,本来就没睡醒加上看见来人是赵云,诸葛亮的脑子很难得的糊了,然后赵云就进了门,还忍不住顺手在诸葛亮乱糟糟的头发上揉了一把。诸葛亮都没有反应,他的脑子是真的没有转过来,然后他就被赵云推回了房间,躺在了床上,赵云还非常贴心的给他盖好了被子。


“睡吧,我过会儿叫你。”赵云这么说。


然后诸葛亮就真的又睡过去了,等他再醒的时候赵云已经做好了午饭来叫他了。诸葛亮醒来之后似乎一直不在状态,吃饭的时候吃着吃着就叼着筷子看着赵云发起了呆,看的赵云浑身不自在最后只能出声提醒。


赵云其实来之前还挺担心的,虽然用诸葛亮说过的那句每个星期都来强行心安理得了一波,但还是怕诸葛亮对他的态度发生一些他不愿意看到的变化,好在目前看来诸葛亮虽然不太在状态但是并没有任何要避着他的意思,也没有什么不自在的样子。


午饭过后是诸葛亮洗的碗,做饭的人不洗碗这是他的一贯原则,赵云就在厨房里帮他收拾了一下东西,气氛又回到以前他们的相处模式,当他们以正常的轨迹待在一起的时候,不管是赵云这一星期的忐忑不安还是诸葛亮这一星期有些为难的思量都仿佛一瞬之间没有了踪影,找不着痕迹,他们之间的相处本来就应该如此才对,毕竟只是一句告白,改变不了诸葛亮也改变不了赵云。


赵云没有再提关于告白这件事情,诸葛亮也没有提起,两个人就像无事发生过一样的在一起愉快的度过了将近一天的时间直至日暮西沉,晚饭过后赵云是该要走了的,晚了就赶不上回去学校了,但是诸葛亮就像是忘了这件事一样,拉着赵云在书房讨论起了之前给过赵云的一本书,讨论完了又开始说些杂七杂八天南海北的东西,不知不觉间,天色已经完全完全暗下来了,书房里的小台灯暖黄色的光柔和的照开一片。


“这学期你们的专业课那么多,你学起来觉得怎么样?”诸葛亮坐在书桌前,突然的问起了赵云的学习。


“......有点难。而且,说实话不是太感兴趣。”赵云说的有些不好意思,因为他说的是真话,他本专业的课他学起来其实并不是那么容易,再说他也更喜欢诸葛亮在教的李白的专业。


“你觉得我们专业有意思吗?你上过的课时可是比得上你任何一门选修课了。”诸葛亮托着下巴,语气里有了些调笑的意思,眼睛里也渐渐充满了笑意,毕竟赵云上他的课真的上了太多太多了。


“嗯,我喜欢,老师上的课……也很喜欢。”赵云的眼神闪了闪,微微的低下了头总觉得自己说这句话跟直接在说他喜欢诸葛亮一样。


然后赵云就听见诸葛亮带着笑意的声音问他:“想考研吗?”


赵云听到诸葛亮的这句话之后愣了一秒之后,猛地反应过来诸葛亮的意思,一抬头就撞进了诸葛亮暖水一般带着笑意的眼里。


暖黄色的灯光下,他的嘴角轻轻弯起,他看着赵云的眼睛,他说:


“要来做我的学生吗?”


那上挑的尾音像是在赵云的心尖轻轻的挠了一下,惹得赵云的心跳漏了一拍。可能是灯光太柔软,也可能是诸葛亮微扬的嘴角太好看,赵云几乎是遵从本能的慢慢向诸葛亮凑了过去,轻轻亲了亲诸葛亮的嘴唇,唇上传来的触感柔软而温暖,赵云给他的吻温柔的过分,被这么小心翼翼的对待,诸葛亮是头一次。诸葛亮似乎听见了自己那柔软的一塌糊涂的心任命般的的叹了一声气,然后他抬起手勾住赵云的脖子,轻轻的回应了他。


只是唇瓣间浅浅的厮磨,诸葛亮的心跳却跟失了控似的,在胸腔里横冲直撞,连轻轻闭上的双眼上的睫毛都在轻颤。赵云自然感受到了诸葛亮对他的回应,相比惊讶更多的是惊喜,分开之后他睁眼看到诸葛亮轻颤的睫毛,又忍不住凑过去吻了吻诸葛亮的眼角,珍惜的意味不言而喻。


结束了这个单纯的不能再单纯的吻,两人的气息都有些紊乱,诸葛亮睁开眼就看到赵云一双亮的出奇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那双眼里满溢的都是对他不加掩饰坦率热烈而又直白的欢喜。


“老师,我喜欢你。”


真的是……犯规啊,这样的情况下,这样炽热的眼神和这么坦率的告白,诸葛亮真的感觉整颗心都被赵云燎着了,烧的整个头脑都要失去理智。诸葛亮忍不住又凑过去啄了啄赵云的嘴唇,但是却还是得不到多少缓解。


“把嘴张开。”


诸葛亮哑着嗓子低低的对赵云说了一声,然后手上稍稍用力一带捧着赵云的后脑就吻了过去,只是轻轻的舔咬了一下赵云的嘴唇,柔软的舌就从微张的牙关间探了进去,轻巧的缠上了赵云的舌,唇齿纠缠间交换着彼此炽热的气息,赵云揽住了诸葛亮的腰主动的加深了这个吻,不同于诸葛亮的轻巧,赵云的吻虽然略显生涩却多了几分侵略性,舌尖几度侵入进他口中更深的地方几番杂乱无章的舔吻之后主动性完全交到了赵云的手上,诸葛亮急促的喘息间全是赵云的气息,吸吮挑逗之间整个神经都酥麻了。


诸葛亮最后是用残存的一点点理智推开了赵云,泛着水光的嘴唇一片嫣红,诸葛亮趴在了赵云的肩膀上平复自己还是稍微有些急促的呼吸。
“今晚在我家睡吧......”诸葛亮气息不稳的在赵云耳边这般说道,然后诸葛亮感觉到赵云搂着他的身子明显的一僵。诸葛亮差点被气笑了,这种时候反映怎么就比平时快呢?


“你睡客房!”




-TBC-


我这真的不是刹车OTL,就很难,我果然还是太年轻了,最后一百字写的几百字写的简直亡命啊,我这人可能只适合走路吧,连儿童车都不适合我。(暴风哭泣)

穆穆先苍焉:

菜鸡爽图。
献给心中不败的ag超玩会。
不败的ag怎么能够轻言放弃,
所以,
为了迎来下一次的胜利——

对应:
木兰—Vv
露娜—流苏
干将—老帅
李白—梦泪
孙膑—兰息

...第一次实验这种上色方法,果然还是比较生疏,总之超玩会秋季赛加油!!!!!

吃栗噎住:

不知道为什么,我打游戏的时候只要开语音就会很话唠,不开就一声不吭…
而且其垃圾话和烦人程度仅次于黄少天(黄少:???)
稍微把语音过的都画了,是真的烦人…
基本一局里充斥着我的哈和救命了。
占个tag(?

阿攻:

真·花轲
想画个花木兰和荆轲的头像,想了半天,又没人和我用,那就画一张吧。
  时间越长越喜欢这对,完全圈地自萌,不喜欢的朋友可以绕道,不用专门ky谢谢。
  放出来的是打码版(面具),无码的自己留着啦哈哈哈٩(❛ั︶❛ั*)
  水印自己丑字,见谅。

君子怀德:

开学了,把寒假的花哥画完了!

我最爱的女人。

冰崩Kuzure:

【扒一扒那些王者峡谷中女神们爱用的口红!】

甚点,点了会穷,穷了不可以怪我!

下回再搞个男神版的嗯……

我都不知道打谁的tag了已经瞎jb打吧、

【ps:图源均来自淘宝,知道出处和要过授权的单独标出:露娜试色cr微博 造梦小姐斑马哥】

【云亮】不识君(一发完)

海天一白:

Warning:


·非农药背景AU,半修仙设定,诸葛亮是九尾狐,百里骨科出没,其它人设来猜~


· @草化尚木  提供的梗,我负责开林肯加长,她负责画原皮卡车(请大家务必催她!)


·这辆林肯有点长,点开图片注意流量







  狭路相逢勇者胜,勇者相逢智者胜。


  


  而在九尾狐妖诸葛亮看来,这从古至今颠扑不破的至理名言竟然也有被打破的一天。


  


  他灰头土脸地回到洞天,心疼地摸着一根秃掉的尾巴尖,周围的小狐狸们纷纷跳过来,睁大了眼睛惊奇地看那光秃秃露出一点粉色皮肉的部分……


  


  “哇,诸葛前辈,你尾巴没了!!”百里玄策大惊小怪哇哇叫,抓住那一条尾巴。


  


  “什么叫没了,掉了点毛而已!!”诸葛亮怒瞪他一眼,九条尾巴甩了甩,从百里玄策手里抽出来,随意地铺在身后,许多小狐狸躺在上面玩。


  


  百里守约去取了药膏来给诸葛亮敷上,打起绷带。


  


  百里玄策仍然很天真懵懂地说:“可是你说过,狐狸要好好保养自己的皮毛,掉一点就是掉修为呀。”


  


  诸葛亮正色:“在外行走,江湖险恶,难免遇到些情况,还需斗法来解决。”


  


  “哇,诸葛前辈斗法输了?”还没等诸葛亮阻止,百里玄策已经嚷嚷地整个洞天都知道了。


  


  诸葛亮扶额。




  


  没错,诸葛亮就是传说中狐族的智慧担当,也是群殴斗法中的扛把子,经历百次战斗从未有过败绩的超神大妖。至于为什么没输过,因为他一直秉承着三条战斗原则:那就是能群殴的时候绝不单打独斗,能埋伏的时候绝不站在阳关大道,能站在后排的时候绝不往前一步。


  


  但人在河边走,总有湿鞋的时候。


  


  他为了给洞天里的小妖们去采一株蓝魃颰仙草,特意算好了日子,提前去山上守着,只待仙草汲取天地日月精气,芳蕊吐露刹那间,化为兽形,轻轻咬断收割即可。到了蓝魃颰成熟那日,他早早守在仙草边上,化为狐狸形,白色的皮毛在月色下,疑是银河流泻,他走上前去,用狐狸爪轻轻扒了扒蓝魃颰周围的黑土,警惕地看了看周围,粉色小舌在根茎上一卷,牙齿轻轻一咬,蓝魃颰就已经被衔在嘴里。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嘴里叼着蓝魃颰,诸葛亮自然不敢久留,就是怕有人劫道,他呼哧带喘地连奔了三里地,走到一棵树下,把蓝魃颰放在地上,正准备化成人形,忽然一道黑影斜冲了过来,二话不说就夺走了蓝魃颰。


  


  诸葛亮大惊失色,九尾一甩,朝那窃贼攻过去,虚空中九道蓝色光影闪过,像是被凭空割开一道裂缝,气浪滚散开来,而那窃贼竟然不闪不避,不慌不忙,银枪飞舞,依次挡开了九个方向的攻击。


  


  诸葛亮利爪伸出,朝前一跃,扑到对方脸上,猛力一划。


  


  一道蓝色的发带断成两截,落在地上。


  


  “呵……倒是个脾气挺大的狐狸。”窃贼捂着额上的浅浅渗出血来的爪印,低声笑了出来,幸亏他躲得及,不然连眼睛都得被抓瞎。


  


  诸葛亮轻盈地落在地上,围着窃贼打转,借着些许月光,还有窃贼手上银枪的反光,他终于依稀看清了那小人的面容,与他想象中猥琐的样子不同,反而是五官俊美深刻,身姿清隽,一手银枪横在胸前,自有一股川渟岳峙的气概。


  


  或许是九尾狐狸是世间少有的有灵气的生物,那贼人反而握枪一拜:“这株仙草我有急用,还请兄台割爱,我叫赵云,本朝大将军,府邸就在京城,若是有其他所求,在下一定竭尽全力为兄台办到。”


  


  诸葛亮心里冷笑一声,哪听得这些,不过以退为进,隐匿在山林之中,赵云以为诸葛亮真的离开了,还朝着无人的小路上朗声道谢。只是方一回头,就听见头顶树杈声一响,诸葛亮从高处一跃而下,九尾化成银箭朝赵云面门射去。


  


  赵云冷喝一声,心下知道今日是绝不可能不动手了,索性凶相毕露,银枪舞得密不透风,仙草往腰间乾坤袋里一塞,朝准狐狸扑过来的方向——


  


  “天翔之龙!”


  


  诸葛亮腰间被枪身横扫过,整个身子都飞了出去,撞在树上,觉得自己已经粉身碎骨了,他这才发现赵云手里长枪并不简单,依稀看到一只银色雷龙幻影在枪尖盘旋,张牙舞爪地吐露出电光。


  


  还未等诸葛亮翻过身来再发起第二次攻击,赵云一枪戳在他尾巴尖上,诸葛亮整个狐身都疼得弹了起来,尾巴已经被烧焦了一大块,仓皇朝山林深处逃去,没逃两步,一股寒气从尾巴处泛上来,冻得诸葛亮浑身僵硬,倒在了树下。


  


  诸葛亮悲从中来,看来今天仙草拿不到,一身狐狸皮都难保了,想他修炼千年,竟然到头来还敌不过一个人类两枪,亏他还自觉是绝代智谋,真是羞煞人,这样想着,狐狸爪都蒙上了眼睛,羞于见人。


  


  可预想的剥皮之痛倒是没有传来,身后靴音越来越近,一披蓝色披风盖在诸葛亮身上,赵云还揉了揉他一身狐狸毛,看见被电秃掉的部分还很痛惜的样子,从周围几处摘了一些药草,放在嘴里嚼碎了,覆在狐狸的伤处,诸葛亮疼地打了个抖,小腿微微抽搐,模模糊糊听见赵云的声音:“狐狸,对不住啦,这草我用的急,九州五岳也只有这一株,今日夺了你的仙草,来日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好不好?”


  


  诸葛亮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头一扭,不看赵云,反正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赵云说什么他也不能反抗不是?


  


  赵云见他没有反应,拍了拍他的身子,朝下山路走去,消失在夜雾中。


  


  诸葛亮动了动,身上麻痹感慢慢散去,他甩了甩身子,将那一身碍眼的披风抖下去,呜呜叫着走了两圈,在地上看见断成两截的发带,诸葛亮嗅了嗅,仔细记住了仇人的味道,露出了利牙。




  


  


  赵云,京城人士,大将军。


  


  诸葛亮咬牙切齿地将这几个信息嚼化在嘴里,化成人形,顺利地进入京城,不费多少工夫就找到了将军的府邸。


  


  月上柳梢头,诸葛亮在自己周围布下重雾,隐去身形,挂在屋檐上嗅着空气中的味道,找到将军的踪迹,他远远看见一小亭水榭从回廊延到湖中,轻纱挂在水榭四周,随着湖水送来的微凉夜风飞舞,乌黑曜石铺就的地板上覆盖着一层白色绒毛毯子,赵云就倚在当中小几上自斟自饮。可他也并不是一人,诸葛亮分明在飘舞的轻纱之中,看见头戴金钗,身着桃花粉裙的舞姬手持一小鼓,腰肢摆动间,手脚上绑着的银铃微微作响,和鼓点融成一首妩媚动人的乐曲。


  


  一曲舞毕,舞姬柔若无骨地靠了过去,端起酒杯向赵云敬酒,赵云接过酒杯,一饮而尽,两人不知说了什么,只见赵云从身上解下装仙草的乾坤袋,朝舞姬推了过去。


  


  诸葛亮的心肝肺都要气炸了。


  


  什么急用,不过为了钓女人用的!


  


  只见舞姬从乾坤袋里掏出蓝魃颰只折了一小枝,拜了拜就离开了,身影娉婷多姿,诸葛亮的心思活络起来,他远远坠在舞姬身后,看她进入一间屋室,下人推进来一个木桶,隔着屏风,诸葛亮看见舞姬将粉裙金钗除去,将一枝仙草扔进了木桶里,水汽氤氲,本来潮热的房间却因为仙草陡然升起一股清凉之感,灵气四溢。


  


  心思在弯弯绕的肠子里转过一圈,诸葛亮已经有了主意,他吹去一股妖气,舞姬倒在木桶里睡去,浑然不知外界动静,诸葛亮从屏风上将女子衣裙抽走,穿在自己身上,形态一变,恰是舞姬的模样。


  


  诸葛亮整了整衣冠,金钗步摇在头顶晃啊晃,纱裙清凉,裙下空无一物,诸葛亮不舒服地动了动,想起那清香四溢的蓝魃颰,只能暂且忍耐,待将仙草骗到手,就自己给自己施个咒,把这段事给忘了。


  


  诸葛亮依照原来记下的方位,向水榭走去,赵云还在那里饮酒,看到去而回返的舞姬一愣:“小蝉,可是仙草不好用?”


  


  诸葛亮学着舞姬的模样靠过去,将刚才舞姬将草放进木桶里的情状一说,最后补充:“将军,不是不好用,只是觉得,一枝可能确实有些少了。”


  


  赵云黑黝黝的眸子一闪,嘴角荡起笑意,搂住了诸葛亮的腰:“小婵叫我什么?”


  


  “将军……”话音还未落,一股寒气顺着腰间穴位钉进来,诸葛亮是千年妖狐,寻常寒气根本就动不了他身,可这股寒气却抵御不住,诸葛亮竟然拿它束手无策,只能任凭霸冽之气流向四肢百骸,连幻形都维持不住了。


  


  金钗步摇叮叮当当坠落在地上,诸葛亮银发垂下,躺在赵云的怀里,气喘吁吁,身后银色九尾垂落下来,衣裙也遮掩不住。


  


  诸葛亮动弹不得,脑门上冷汗顺着脸颊滑下来,坠入耳边,只见赵云嘴唇翕动,声音忽远忽近:“小蝉往日叫我,都叫一声子龙哥哥。”


  


  诸葛亮气炸了肺,他想,真真一对狗男女,谁能知道你们私下里是叫子龙哥哥还是叫小情儿。


  


  既然修炼了千年,就能忍常人所不能忍,诸葛亮一双已经维持不住人瞳的眼睛眯了起来,蓝瞳在里面转了转,搂住了赵云的脖子,媚态万千,轻柔地喊着赵云的名字,声音柔媚入骨:“子龙哥哥。”他拧腰转了转,想要脱离那股寒气,呼出一口妖气,带了狐族特有的魅惑香气。


  


  赵云竟然还真的似被妖气所惑,放开了诸葛亮,仔仔细细地看着他:“你是谁,叫什么名字?”


  


  “孔明。”


  


  听到这个名字,诸葛亮仿佛看见赵云眼里有什么情绪一闪而过,还未等他继续施展魅惑术。赵云已经一手撩起了衣裙,插进了那团成一簇的尾巴里,顺着毛往下摸,勾着最后那尾端打了绷带的地方:“原来是那日的九尾狐?我说过,这仙草是有急用,你从我这里是拿不到的。”


  


  急个屁!


  


  诸葛亮心里呸了一声,可面上仍是笑盈盈的,温言软语,勾着赵云脖子上系着的金色龙晶,眼神悠悠一荡,彷如浩淼烟波江上来:“将军不是说我想要什么可以来府上要吗?”


  


  “你想要什么,说来听听?”赵云说完,面色一正,将乾坤袋在腰间又打了个死结,“除了仙草。”


  


  诸葛亮暗骂他实在鸡贼,还水火不浸,就连媚术都拿这家伙毫无办法,难道这赵云真是一块石头化成的精怪不成?眼看仙草是拿不到了,总得想办法脱身才是。


  


  于是心思一转,诸葛亮做出一副媚上小人的模样:“将军打败了我,令我心服口服,妖界向来强者为尊,依我们狐族的规矩就要娶我。”


  


  说完这句话,诸葛亮自己面皮都挂不住,升起薄薄红晕。


  


  他心里想,反正横竖是一拍两散以后谁也不认识谁,丢点脸总比丢了命值。他期待着赵云推开他,再退后三步,然后他就跳进水里逃出生天,连逃生路线他都算好了,只是万万没想到,赵云连磕巴都不打一下,就点了下头:“好。”


  


  好你个头啊?诸葛亮惊恐地眼睛都变成了立瞳,却见赵云一本正经地把他给摆正了,让诸葛亮骑在他身上,坐在他怀里,赵云抱着诸葛亮的腰:“你是千年狐妖,在狐族中地位应该也是超凡,自然不能草草将你嫁了,说吧,想要聘礼几何?”


  


  诸葛亮心思转瞬间就绕了好几道弯,也正色回答赵云:“东海金珠千百斛,天宫仙酒十万觞,百鸟之王琉璃羽,九州白龙七寸麟。”


  


  “胃口挺大的嘛。”赵云抬眉。


  


  这岂止是胃口大,根本就是不可能。想要找金珠,那非要去东海龙王宫里走一遭,想要天宫仙酒十万觞,也只有花果山齐天大圣能取来,更别说凤羽龙鳞,每一样都比那仙草值几万倍,诸葛亮就不信赵云还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拿不出来?”诸葛亮佯装脸上升起怒气,一推赵云,“娶不起就放我走。”


  


  这一推之下用了真力,可一掌拍在赵云胸膛上,如入江海,化于无形。


  


  诸葛亮惊骇,抬头对上赵云的温柔笑脸,忽然天地倒转,诸葛亮躺在厚厚的软毛上,直觉一双带着茧子的大掌贴在了自己身上,双腿就着刚刚的骑姿,此时卡在赵云小腹上。


  


  赵云仍然一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模样,可身下分明是将入未入,蓄势待发。


  


  “谁说我拿不出来,不过胃口这样大,我也得要点嫁妆才好。”


  


  诸葛亮呼吸一窒,口中已经品尝到一点凉滑的东西,他反应过来时,才发觉那是赵云的舌头在他唇齿间肆意妄为,赵云不仅舌头是冷的,渡过来的津液也是凉的,但竟然还有清冷的气息,蕴含着灵气。诸葛亮常年修炼,遇上这种灵气四溢的东西竟然抵挡不住,本能的迎合起来。


  


  赵云低声一笑,那哼笑声像是警钟一样砸在诸葛亮心底,让他清醒了几分。


  


  诸葛亮强硬地推开赵云,赵云却没有放过他,反而是顺着他的脖颈吻下去,唇印过的地方,竟然也十分透爽舒适。


  


  “你到底是谁?”诸葛亮强忍着不去迎合赵云,机警地望着对方,竟然心底生出一股惧意来,未知的恐惧攫住了他的心神。


  


  赵云微凉的舌头舔过诸葛亮锁骨,手落在那一身不太合身的衣裙上,五指成勾,化出的黑色利爪轻轻一划,诸葛亮一身玉色肌肤就袒露于他眼下。赵云一双黑眸沉沉,其中却生出一股凌厉气势,让人不敢逼视。


  


  忽然那一双黑眸中光华万千,一点一点变了颜色,化成碧海蓝晶,诸葛亮仿佛看见了一头五爪巨龙,额上长角,颌下金丹,那幻影只是显露一瞬,立刻化去,赵云又吻上诸葛亮因为惊讶而微张的嘴唇,口中吐香,香味清雅幽远,令人精神为之一振。


  


  一直吻到善于情事的狐妖也几乎窒息,赵云终于放开了诸葛亮,用褪回手形的指腹抬起他的下巴,摩挲着那艳如桃花的下唇:“可看清楚了?”


  


  “龙……龙君……”诸葛亮欲哭无泪。


  


  “叫错了。”赵云沉声说,蓝色眸子里情欲翻滚,“该叫夫君。”




  【这是一辆林肯 MKC进口 SUV 】




  昏睡中,诸葛亮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小时候,还是个还未开灵智的小狐狸,跑到一处洞天中饮水,那处泉水灵气很足,水波荡漾,发着幽幽蓝光,他舔着泉水,过了一会儿,他才惊觉那蓝光其实是某只巨兽的眼瞳的颜色,吓得吱哇乱叫,撞在山壁上差点晕过去。


  


  后脖子被人一提,转身对上一双蓝瞳,那双慧眼的主人将他抱在怀里,向洞府深处走去,到一石床上,倚在上面歇息,前襟微敞,玉带盘腰。诸葛亮自己坐在那人的胸上,小小的狐爪踩了一脚那人的脸,然后一触即离,有些好奇又有些害怕地看着那人。


  


  “真是个精灵古怪的小家伙。”那人说,“你有名字吗?”


  


  诸葛亮甩了甩头,那人微微一笑,一指在狐狸额上点了一下,给他开了灵智。


  


  “那就叫,孔明吧。”


  


  诸葛亮灵智一开,那人的面貌在眼前越来越清晰,最后变成了赵云的模样。


  


  诸葛亮惊醒过来,发现身上披着一件皮裘,人还在水榭里,绒毛毯子上滚着蜜枣,金黄色的蜜液把绒毛毯糊成一团。诸葛亮抱着双腿四顾,对上一双不太善意的眼睛。


  


  穿着另一件粉紫色小裙,长发披散在身后随意一绾的舞姬怒气冲冲,揪着诸葛亮仅剩一件的皮裘:“老娘的羽衣呢?”


  


  诸葛亮眼神一飘,落在湖里一团粉色不明物上,昨天晚上他和赵云在这里翻云覆雨,不知道什么时候把衣裙给蹬出去的。


  


  绝世舞姬气得一脚踹过去,诸葛亮就地一滚,化成九尾狐,想都不想就往水里跳,水没有入成,被舞姬一把抓住尾巴,提在手里,诸葛亮这才发现舞姬正站在水波上,水花打在那一双小巧的绣花鞋上,竟然半点不湿。


  


  这些到底都是些什么人啊!!


  


  一个两个都装人,有意思吗?


  


  舞姬看诸葛亮不答,拎着狐狸尾巴使劲晃了晃:“说,你干嘛偷老娘羽衣!你接近子龙哥哥有什么目的?”


  


  诸葛亮气急了,张开嘴要去咬舞姬的手腕,可怎么叼都叼不住,口吐人言:“你和赵云抢了我的仙草不说,我上门来讨要,还,还……”还被吃干抹净,到头来还被赵云的情妹妹提在手里耍。


  


  他千年狐妖的脸可算是都丢完了。


  


  “貂蝉,你放开他。”一声冷喝从两人背后响起。


  


  舞姬哼了一声随手一甩,诸葛亮在空中团成球,划过一道抛物线落入一个宽大的怀抱里,银铠的将军怀中抱着他,脸上怒色未消。


  


  貂蝉心疼地从水里捡起羽衣:“好不容易靠蓝魃颰恢复了仙力,羽衣又没了,我可怎么回去?”


  


  赵云摸着白狐的毛,朝貂蝉冷瞥过去:“奉先将军那里不是备着两件吗,我去给你取一件下来。”


  


  貂蝉打了磕巴:“谁……谁在奉先那儿放衣服了,你可不要污我清白啊!”


  


  “那你要不要我给你取羽衣?”


  


  “……要。”


  


  赵云点了点头,抱着狐狸正准备转身离开。


  


  貂蝉踏着水波跃入水榭:“这妖孽说这蓝魃颰是你抢了它的。”


  


  “它可不是妖孽。”赵云脚步顿了一下,揪住狐狸的小脸,摇了摇,“这是我夫人。”


  


  三月之后,京城上上下下都在传,赵将军求娶了一位绝世美人,美人坐着雕龙鸾凤轿,八位俊美青年抬着进了城,鲜花铺地,十里红妆,声势浩大。


  


  百里玄策在前面抬轿,走的雄赳赳气昂昂,后面抬轿的百里守约劝他走慢点,玄策一甩头:“那怎么成!那可是苍龙,苍龙诶!!你看见他送来的聘礼了吗?哇那可是东海金珠!还有还有天宫琼浆……诸葛前辈不肯收,那条苍龙就在洞天外面砸出一个深潭来,把酒和金珠全倒进去,咱们山平白多了处酒潭。这潇洒,这霸气!你记得那根琉璃凤羽吗,你说苍龙怎么拔下来的?听说凤凰都可珍爱自己的羽毛了……”


  


  轿子里一声轻咳。


  


  “人间行走,小心点说话。”


  


  百里玄策讷讷闭上嘴,可是胸挺得越发高昂了。


  


  轿子一路抬进了将军府,诸葛亮被人扶着三拜,被送入洞房,他揪着自己的一身红色喜服,分外纠结。听见外屋一声门响,赵云进门来,身长玉立,清俊儒雅,笑吟吟看着他。


  


  “看什么?”诸葛亮不自然地把眼瞥向别处。


  


  赵云搂过他,将人放在腿上:“想看你化成九尾的模样。”


  


  诸葛亮扬起脖子,蓝瞳里微光一现,九条长尾自喜服下坠地,缠绕在赵云身上。赵云咬住诸葛亮耸动的喉结,听他喉咙里发出了舒服的呜噜呜噜声,灵活的手指挑松了衣襟,滑进喜服里。


  


  情至深处,赵云压在诸葛亮耳边,吮着他的耳垂问:“该叫什么?”


  


  诸葛亮勾住赵云的脖子,脸颊绯红,蓝眸里烛光摇曳:


  


  “夫君。”


      【END】




PS:【二号稳定车场】求小蓝手小红心和评论哦~~请鼓励我继续开下去!


PS2:顺便打个广告《英雄何处来》准备出本~\(≧▽≦)/~啦啦啦




  

铠技能展示emmm 可能录的不太好 还不会玩( •̥́ ˍ •̀ू ) 语音包还没出 替换语音是亚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