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至秋秋

未来星人

增殖秩序:

这次的挂件,做了两年前奇杰那款二合一的升级版,三合一(闭嘴)

大概是,婚礼主题吧()感谢哉给我的构思(双手合十)

【泉真/凛绪】车堆积/补档处

_幻夜夜:

嗨呀气死了,简书说我广告404了我……


我明明只是堆放几辆车而已啊!什么仇什么怨!夫夫们的情趣你竟然说广告!……




总之,我懒得去反馈什么的了,以后的车都会用微博文章发。


以后写的车也会在这里存一下地址,就这样……




【凛绪】私人时间(怪盗x特工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43873180592689&mod=zwenzhang




【凛绪/栗子生贺】(吸血鬼设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43858517298295&mod=zwenzhang




【泉真】Playing(医生x护士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43873633583828&mod=zwenzhang






【R/泉真】紧急夜场


http://weibo.com/p/1001604047651296383675






【圣诞高铁/泉真】Love Love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55226691809506




tbc







【泉真】圣诞快乐,濑名泉先生 (下)

外卖为什么还不来:

我觉得配合打雷女士的歌来食用风味更佳




游木真看着自己手上的那枚戒指,陷入了沉思。


戒指的内环上刻了“Yuuki Makoto”的字样,那个雪夜他把濑名泉送回家的时候也问过对方,要是这份礼物被别人拿走了怎么办。


“那当然是死皮赖脸地追回来啊?对方拿了这个也没有意义吧。”濑名泉把围巾在脖子上绕好,他住的公寓离游木真住的学生公寓并不远。


“老师倒是不像是这样的人。”游木真拉上手刹,看着窗外漫天的大雪。圣诞节假期开始,时间正是凌晨,他孤身一人,多多少少有些迷茫而怅然若失。


“为了游君的话。”濑名泉的话没有说完,“开学见。”


“开学见。”游木真看着濑名泉的身影在雪地里慢慢远去。


简直被套牢了。


手指也好,整个人也好。


讲台上的濑名泉把Sonnet 18抄到黑板上,然后打开了朗诵的视频。整个教室的灯光暗下来,男低音温柔地念着这首温柔缱绻的诗歌,风吹起了白色的飘帘。


游木真坐在窗帘的旁边,接受着柔软布料的吹拂,男低音像是流水一样灌进他的耳朵。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Thouart more lovely and moretemperate. (我怎么能够将你比作夏天?你比夏天更美丽温婉。)”


不知道什么时候,濑名泉已经从讲台上踱步到他的身边。他们被飘帘笼罩着,成为了教室里唯一被光笼罩着的地方。


大家沉浸在诗歌的世界里,并没有人注意到这个角落里发生的事情,濑名泉看着似乎在烦恼的游木真,俯下身体,亲吻了他嘟起的嘴唇。


这个吻并不带着任何的色情意味,浅尝辄止、小心翼翼。坚持了短短几秒,在风停息的时候,他们就分开了。濑名泉快步走回讲台,打开教室的灯,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


嘴唇上的热度不会骗人,刚才飞到九霄云外的注意力现在重新集中到讲台上面。


抉择重新摆在了游木真的面前,这是一层透明的气泡,伸出手指就可以戳破。可是游木真不愿意去冒险,离毕业只有几个月,前途仍然不够明了,谁也说不好未来在哪里。


而且这个人,究竟是不是认真的?


他就像风一样捉摸不定。


于是这件事情就搁置在了那里,习惯了手上有金属的触感,也习惯了老师对自己的公寓时不时的造访。文学鉴赏成绩的提高和身上的吻痕出现的次数一样频繁,只是直到毕业的时候,他们也心照不宣地没有再提起那个快要说出口的词语。


“恭喜毕业。”濑名泉从人群中脱身,不少毕业生想要和他合影留念。因为是日本人的关系,他不得不保全自己衬衫上的第二颗纽扣,就算他早就不再年轻,不属于学生中的一员。


“谢谢。”游木真手里拿着毕业证,有些笨拙地理了理自己学士服帽子上的穗子,他看起来腼腆羞涩,仍然像是刚步入大学的那样,时间似乎并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什么。


“听说,准备回日本?”濑名泉帮他理了理领子,“要拍照吗?”


“好。”游木真咬了咬自己的下嘴唇,“方便照顾妈妈,我们家就只有我们两个人。”


“那么……”濑名泉举起了游木真的手机,调整到自拍模式,两个人凑到镜头前,身后是学校里栽种的樱花树。


“倒是很有日本的感觉啊……”


“虽然樱花剩得并不多了。”只有稀稀落落的几朵还在坚持着。


“有机会的话可以一起去上野公园。”


“嗯。”濑名泉准备按下快门键。


拍照的时间只有那么零点几秒,却又柔软的触感落在他的脸上。


“真的真的……”游木真看着濑名泉的脸,并不准备为自己的这个突如其来的吻辩解什么。


“怎么?”


“真的真的,再见了。”


“嗯,一路顺风。”


 


回国工作以后,时间就过得很快。除了偶尔会和友人出门,关心一下在榜的流行单曲,和母亲聊聊天之外,游木真剩下的时间似乎都在和工作搏斗。好不容易把自己的各项事情稳定下来,才发现春季早就无影无踪,连带着夏天、秋天也匆匆而过,随之到来的又是漫长的冬天。


日本的冬天不像那个远隔重洋的边陲小村,东京的霓虹灯闪烁着,似乎在期盼着雪花的降临。十一月是属于濑名泉的月份,圣诞节的时候,游木真下班了以后走在路上又重新想起这件事情。


朔间零没有死在他的二十七岁生日上,就算他曾经和魔鬼做了交易。


在十字路口的大屏幕里是他的新单曲的宣传,他握着话筒,仍然是那副唯我独尊的样子。但仔细看又有些不同,他的眉眼之间变得温柔细腻。


“是爱情把我从地狱里拉了出来。”那首摇滚风的情歌里这么唱道。


是那个跟他一起去南半球的恋人吗?


尽管有人因为朔间零曲风的变化就大喊天才殒没,只不过在游木真看来这还算是好事一桩。他又想起和魔王同月同日生的某个人,却发现自己连他的电话号码都没有存下。


有些人也许注定是过客,短暂易逝的爱情就像是流星一般划过。也许他现在正在上课,对着别人讲那些语言柔软、韵脚里都带着爱情的诗歌。


诗人总是要维持着充沛的情感,才能保持创作力的旺盛,自己也不过是他诗歌的一句话、一个词语而已吧。


“圣诞快乐。”走在家附近的天桥上,游木真对着街景轻轻地说出了这句话。


戒指仍然环绕着他的手指,他看着空气里自己呵出的白色水汽一瞬间消失不见,准备转身离去。


“圣诞快乐。”


然后他转身就看到了自己想象中的那个人。


“让我找了好久啊,游君。”他的手插在长风衣的口袋里,仍然是那副容易让人沉迷的样子。


“嗯,圣诞快乐。”


酒吧的灯光很昏暗,濑名泉撒了一个小小的谎。拥有自己签名拨片的人怎么可能不会弹吉他,但是他的目光落在那个青年身上,与自己做了一个赌约。


如果他站到台上、站到自己的身边来,那么这个圣诞节、下个圣诞节,直到生命的最后一个圣诞节,他都想和这个人度过。


于是那个金发的青年慢慢地举起了手,接过了吉他。



小生园三:

峡谷星座篇做好了<( ̄︶ ̄)>!!!下一篇下周再发!私心人设,可能与米娜桑的想法不同,所以请多多理解呐!!爱您们💞

【黑道ABO】白夜行03—04

Rain三言清一色:

#这章过后就是正题了#


实不相瞒我想被花木兰   日


此篇对于兰兰铠的设定大概是


花木兰攻 兰陵王  兰陵王反攻花木兰(beta界一股强流) 铠攻花木兰


但是他们的戏份总体来说是比较少的。(恩。)


主角还是李白
03


第五军区监狱——围城。


“少将大人,这边。”


厚跟军靴踏在水泥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回荡在阴暗的,完全由微弱的灯光照明的走廊里。两边铁的笼子里有人注意到这不寻常的来者,深深凹下去的眼窝里是反着寒光的瞳,焦距跟着脚步声一点点移动。


她在深处的一间笼子前停下。


门口打盹儿的守卫惊醒,连忙脱帽敬礼。


“哟,看看是谁来了,”


那黑暗里传来嘲讽的语调。然后牢房里的灯被打开。


戴着特质面具的紫发男人靠墙坐在木床上,一双幽蓝的睦子在额前垂下的一缕白发下隐隐发光。即使到了这种地方,他还是十分规矩地将长发编成了辫,懒懒搭在身前。


花木兰皱眉,微微抬头,眼神寒戾,俯视眼前这男人。饱含愤怒的信息素从她身上释放,来自高位alpha的威严与压迫顿时将这里所有人都逼得呼吸困难。但牢房里的男人却不为所动。


“你要去到什么地方了吗?居然特意跑来见我。”


“只是去清理垃圾,但这无需你知道。”


花木兰走近铁栏,几乎是贴在了上面,一双眼与那蓝色的光对视。这个男人,即使身为beta,却有一种无法言说的凛冽霸气,让作为alpha的她都有些颤动。


“我会去那个地方,把你的,把所有的,根枝树叶都拔起来。”


“是吗?”


“那我很期待与我的老友们在此处重逢,”兰陵王突然笑起来,眼睛微眯成一道弯:“木兰,祝你武运隆昌。”


“顺便代我向你的上司铠中将问好。”


 


 


梳着背头的银发男人再一次拿出怀表。


“搞什么,这飞机怎么还不来。”


“中将.......再等一等吧,应该马上就能到的。”


冬城机场今日的天气很是不好,飞机能否降落都是一个问题。但是铠不管,他一定要见到他的妹妹。用他的话来说:“打仗那会儿这种天气简直是好天气。”


他咬上一支烟,呼吸冷风使得他鼻子疼。厚厚的军大衣披在外面,他还穿了一件毛衣在里面,可还是冷。


“来了,中将,他们来了!”


他抬起头,看到了那架印着特殊花纹的巨大铁鸟,在穿越风雪,正直直朝跑道冲来——


哦,阔别八年之久的重逢。我亲爱的妹妹。


他眯起眼,寒霜一般的睦子里流出一丝温柔。


飞机滑行减速停止。


门慢慢被打开,吞入一些雪。一身整齐军装的银长发少女提出现在那扇门背后,行梯缓缓降下,她抬起头,蓝宝石一般的双眼闪烁出与她兄长一般坚韧寒冷的光芒——在这常年飘雪的冬城更是增添了一份寒意。


“上尉!”


军人们立正齐声喊道。


“露娜,我的妹妹。”铠站在那队列的中央,额前几缕发丝轻轻地随风飘动,他张开双臂,微笑道:“你回来了。”


“中将。”


女子两旁的侍卫朝他敬礼。


“哥,”露娜站在那地方,面无表情地说道:“我要去xandau。”


“什么玩意儿?露娜?”


——


“这些年局势发生太大的改变了,那地方鱼龙混杂,你刚从国外回来,为什么.......”


“哥,你快吃吧,凉了。”


露娜切下一块牛排放进嘴里,细细咀嚼。


铠简直没有办法,他都快忘了打自小时候妹妹就不爱听他的话,她决定的事情是一定会做的。但是为什么?她的目标如此唯一明确?


是花木兰?最近听说她要去x城,可她们怎么会扯上关系?


斟酌之后,铠还是给花木兰拨了一通电话。


她的私人电话,他有两年没拨过了。


那个强势而又美丽的女人,若不是个alpha,他可能会喜欢她。


“喂?”
电话那头却是一个磁性的男声:
“您,您好?”
铠皱眉,这他//妈是谁?木兰是换号了吗?


“啊,”那边却解释起来:“我叫李白,木兰少将刚刚把手机给我,她……她上厕所去了,让我先接。”


李白紧张的对着话,花木兰就坐在他旁边翘着二郎腿吹着热茶。


纯粹不想接你电话而已,嗯。


4


“啊,不想看了。”


刘邦将文件夹朝桌上一丢,朝后一仰靠倒在办公椅上,摸出一个槟榔来扔进嘴里嚼。


微风从窗户吹进来,窗外天色渐暗,日渐西山,大朵大朵的火烧云在天空中聚散卷舒。


“那个,张良啊,”


他双目望着天花板,怔怔说道:


“上面说花木兰会是什么时候来?”


张良推推眼镜,答道:“大概就是今天晚上深夜。”


“哇,这疯女人,”刘邦懊恼地用报纸盖住自己的脸,郁闷道:“那我们岂不是得等她到那个时候去!?”


“我们为什么要等,她来应该与我们没有关系.......”


刘邦坐起身来,突然严肃地望着张良,说道:“你如此聪明,就别说这种话了。”


他重新躺下,闭上眼睛。


有些困。


对面办公室的吵闹声隔着两堵墙依然听得见。头顶上陈旧的大电风扇吃力的旋转,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窗户外面传来一群十几岁的少年少女声线尚存稚气内容却污秽不堪的骂咧话语,那边张良整理文件发出哗哗的清脆纸页磨擦声。


有大事要发生了。在这个城市。


究竟会鹿死谁手呢?



李白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假装很平静,脸朝外看风景。


但是根本没办法平静下来啊我操!这架飞机上有好多alpha啊!简直是折磨人!下面估计已经湿了。幸亏打了药,要不然今天就完了——


——操那朵凸出来的云长的好像一个鸡//巴啊!


不,仔细看看还是不怎么像的,一定是他太敏感了。


李白深呼吸试图使自己的身体稳定,但是身旁叫做貂蝉的alpha信息素一阵一阵的扩散过来,还夹杂着鲜鲜的草莓味.......是她信息素的味道吗?李白稍微瞄了一眼,发现身边的人正在吃草莓。


“唔?你要吃吗?”


纤细洁白的手递过来那装满了红色果实的透明橡胶盒子。


“不用了。”李白笑着拒绝。


这个beta实在装得他很难受。


想起三个小时前——


在花木兰的办公室里,女人喝着茶浏览着他的档案,问道:“你知道我们要去哪里吗?”


李白顿了一下,答道:“xandadu,世外桃源。那地方治安很差。”


花木兰点点头,继续问:“治安差带来的连锁效应是什么?”


“犯罪分子集中。地方政府情况复杂。”


“是的,那地方就是个垃圾堆,”花木兰皱起眉说:“若再不清理一下,会滋生出病菌怪物。”


 


李白的脑海里再次闪现过那个笑容灿烂的红发少年。


 


他不再说话。他作为缉毒队的成员被叫来参加行动,想必是这位少将此次行动绝不是去走过场。若是真的深入调查,他们有机会见面吗?


 


“你的任务文件。”


李白回过神,接过军装的挺拔男子递过来的牛皮密封文件。


要现在打开看吗?似乎不大合适?


旁边貂蝉已经嘶啦一声撕开袋子了。


好吧。


他也撕开来。


在身旁女声的疑惑声音发出来时,李白看清了自己文件上的字,A4的大片空白页面的正中央,写着:“伪装成一个omega进入黑市。”


 


蛤??蛤??


 


5


李白在警局门口的垃圾桶旁吐得一塌糊涂。


这他妈是什么车技,什么路况!


可以说一路过来他连路都没看清过,全是色彩。


李白感到身子疲软,虚脱,整个人靠在垃圾桶上,眩晕不已。


“你还好吧?”貂蝉递来纸巾,有一点嫌弃又有一点关心的问道。


“没事,没事,”李白摆摆手。


清洗干净后,就要往会议室去了。李白很惊讶,这局子里的人居然加班到这个时候。现在几点?他看看手表——凌晨三点。


真他妈是半夜三更。


推开那扇红木制的雕纹大门,空调的凉风就溢了出来。会议室的灯光要比走廊以及其它地方亮堂很多。一群身着深蓝色警服的人们规矩地围坐在里面,顶头上空出了个位子——给今天的主角花木兰的。


但她却还没过来,估计是处理什么东西去了。


李白挺直了背,走了进去。


“茶味儿,”


他刚拉出凳子要坐下,旁边短发的男人就突然发话了,让李白一惊。


是的,李白的信息素是茶的味道。


“我最不爱喝茶,”刘邦抱起手,轻蔑地看着李白,道:“麻烦你坐远一些。”


哇,这个人怎么回事?


李白看到一个有着软软的白发,戴着金边眼镜的青年对耸肩他抱歉的笑笑,示意他坐到另一头去——红色点名牌上写着赵云的人旁边还有个位子。


虽然很想怼回去,但李白忍住了。他的眩晕恶心感还没有完全消失。根本不想说话。


一群人等了大概半小时,几乎快到四点了。花木兰还是没有从那扇门里进来。


“喂,是不是去找一下。”


赵云小声问孔明。


在这时却走进来一个女人,并不是花木兰,李白认得她,那是花木兰的副官。她拿着一张草稿纸,上面似乎有什么内容,她念道:


“少将说,你们原先缉毒组与治安组合并成缉毒组,由李白先生任职组长。刑法组和......”


刘邦和刘备一齐打断道:“我日?”


————
昏暗的房间里,小电视正直播着警//局会议室的画面。


“噢,很多陌生面孔嘛。”


男子含着烟道。


韩信从监控里面看到了会议室里面的人们。没有声音,但还是可以看出来那两个姓刘的半吊子又在抒发不满。


真是两个垃圾。他想。


嗯?


这个人?如此面熟.......


tbc.


铠,


铠并不是个简单人物。


在这里我要吹一波我的铠,


几乎没输过。(也没玩过几把)

【云亮】春江明月(R18)

左陌言:

一个点梗,拖了好久终于撸完了。


祭司亮被祖国卖给敌方将军被迫为爱鼓掌,来自这位的点梗: @泉睡睡


☆依旧ooc,就当这辆车车的润滑油


☆年份瞎编 地点瞎编 


☆天命:祭司


————————————


“天命大人,时辰到了,请吧。”


不等回应,身着红衣的侍从搀起身着喜服的诸葛亮踏出布置的十分喜庆的大殿,细看之下被搀扶的人动作僵硬,步子深浅不一,全靠侍从的搀扶才勉强站立。


殿外站着一众穿着喜庆的朝臣,见侍从搀着诸葛亮出来,一片艳红齐刷刷的跪下,


“祝天命大人与赵将军白头偕老,百年好合。”


红色的盖头之下,诸葛亮绝望的闭起眼睛,百年好合?可笑。


晋安九年  


龙城对鸢都发动战争,领军者赵云,将门之后,率军一路势如破竹,直逼城下,鸢都祭司诸葛亮以天命求雨重挫敌军,生擒将领赵云,龙城割让大小郡县共十座,赎回赵云,保两国无恙。


晋安十三年    


 龙城将军赵云大破鸢都城门,一雪前耻,鸢都皇帝请求和亲以保全国家,龙城应允。


晋安十四年


龙城将军赵云迎娶鸢都祭司诸葛亮,龙城上下载歌载舞,迎亲的十里红妆从龙城城门一路喧闹至将军府。


外面的吵闹声一点也没有感染到诸葛亮。


厚重的喜服后背有些湿气,不过不是热的,诸葛亮咬着牙试着活动,奈何手脚无力根本不听使唤。


“为了婚礼能正常进行,我们需要天命大人做一点小小的牺牲。”


给他服下软骨散的侍从这么跟他说。


他都“嫁”入龙城了,还有什么牺牲可言,诸葛亮脸色苍白,他鞠躬尽瘁所稳固的国,在敌人的铁蹄之下犹如草席,任人践踏,还将他以这等狼狈的姿态送离故国。


“诸葛亮,今日你不杀了我,日后你定会后悔。”


那是晋安九年,他强行更改鸢都的气运,向天求得一场暴雨击退城下的龙军,生擒赵云之后的事。


他扶着潮湿的墙壁跟随着忽明忽暗的烛火走入地牢,耳边滴答的水声遮掩不住鞭子打在人身上的响声。


他站在监牢前,地上的水染湿他的衣角,牢里的男人双手被拉开呈一字拷住,双膝跪地,发丝凌乱的垂下,看不清脸,囚服松垮的穿在身上,血痂裂开,又增添许多红色。


龙城将军赵云,现在竟是这副模样。


开门声引起赵云的注意,他没有抬头,“接下来是什么?杖刑?”


没有回应。


赵云抬头,战争中有过一面之缘的祭司,导致自己兵败的元凶。


“赵将军,别来无恙。”目光所及是他狼狈的姿态,诸葛亮平静的对上赵云凶狠的目光,像只奄奄一息又不甘示弱的虎。


“好久不见,天命大人。”那人唇边嘲讽的弧度看着真烦:“若是想从我这里问出情报还是免了。”


“亮自然不会做无用功。”诸葛亮蹲下身,直视赵云的眼睛更能看出他眼里的杀意:“赵将军可知,我鸢都民风开放,像将军这般声名在外的,可是抢手的很,看贵国的态度,可能是让将军长久留在此处了。”


赵云向前倾,手腕上拷住的铁链哗哗作响,两人面孔距三寸有余时,锁链拉到极限,赵云压低声音笑起来:“倒是想不到天命大人如此了解民风,莫不是,亲身体验过。”


听懂他话语里的调侃,诸葛亮恼怒站起身后退几步:“赵云,你现在只是一个囚徒,若是我愿意,我现在就可以让你身首异处。”


然而他的威胁并没有奏效,赵云反倒轻松的靠墙,眼尾上挑,不可一世,丝毫不介意那些出血的伤口:“诸葛亮,今日你不杀了我,日后你定会后悔。”


五年之后,一语成谶。


一直平稳行走的轿子停下来了,锣鼓声响到高潮:将军府到了。


诸葛亮瘫软在轿子里,不能,不想,亦是不愿。


一步之遥,就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乐声渐停,新娘依旧没有出来,街道上的人们开始小声议论,后又渐渐平息,轿门被叩响,几秒之后,车身摇晃,下一秒,诸葛亮就被横抱起,手感受到凉风,服了软骨散的诸葛亮只能仍由赵云摆布,隔着红色的盖头诸葛亮只能隐约看见外面的景色,赵云竟然规矩的穿着喜服,他以为他以自己为和亲条件只是想羞辱他。


“软骨散?”赵云握住他的手腕,指尖是凉的,激的诸葛亮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一拜天地。”喜婆的声音响起,软骨散的药力消了三分,诸葛亮硬是挺着背不低头,身旁的赵云强制按下他的脖颈:“你若是不愿与我成亲那你就要亲眼看着我如何踩着鸢都的国旗屠杀你鸢都百姓。”


喜服下的身躯顿了顿,诸葛亮顺从的跪下,再也没有反抗。


内院只有风吹过落叶的声音。


诸葛亮伸手缓慢的拉下盖头,并不是想象中敷衍了事的婚房,雕着龙凤的喜烛在檀木的圆桌上燃烧,身后床榻上的锦被针脚缜密的绣着百年好合的字样。


满目的红,却让人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谋略一词深刻在他的骨里,可他千算万算也没算到自己的余生将如此羞辱。


诸葛亮闭起眼靠着鎏金的床柱,等待赵云进屋。


————————


☆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写个肉都能拖这么久。


☆车车依旧停在评论里。


☆可以说是非常不好吃了


☆早了的七夕贺礼,开学的最后一更,再见。

【梦间集】假如你卸载了游戏!

真武爸爸QAQ

文豪野犬:

☞假如你卸载了游戏emm


☞伪全员


☞全部为语音格式,大家靠想像啊







【绿竹棒】


“我丐帮兄弟,战无不胜,遍布天下!.......可若没了你,兄弟再多也没用了”






【金铃索】


“你走与不走,都与我无关......本该是这样的(哽咽)”






【紫薇软剑】


“再一次,被抛弃.....呵”






【倚天剑】


“我的心神,更乱了”






【屠龙刀】


“为什么要离我而去,难道是我还不够强吗”





【圣火令】


“要是我说舍不得,你会为了我留下吗......呵呵,开玩笑的”(苦笑)






【伏魔仗】


“小家伙也要独自出行了啊......”





【流光银刀】


“一见误终身.......啊,没什么,祝你一路顺风”





【秋水剑】


“你要去哪?还回来吗?”






【虎头金刀】


“小虎....小虎以后一定会乖乖的!再也不乱跑了!不要丢下我好不好.......”





【御蜂】


“现在,又要孤身一人了”





【青光利剑】


“你,你要走了!?(慌张)”





【君子剑】


“姐姐不在了,连你也要离我而去吗”





【曦月刀】


“要走就快点,趁我还没后悔”





【真武剑】


“愿阁下,此生再无坎坷”




【神雕】


“我们雕都是很专一的,你要是走了,也把本大爷带走吧”




【玉箫】


“让我为阁下弹奏最后一曲”





【妙手白扇】


“在下给你变的法戏,已经看腻了吗?”




【毒龙银鞭】


“想从我身边逃走?......噗哈哈哈,你可以试一试”






【飞燕】


“这一次,换我追不上你了”





【白虹剑】


“本座不拦你,你走吧(叹气)”





【柳叶刀】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好不容易找到的容身之所,又没了吗...”




【淑女剑】


“你要走了?......也罢,那最后陪姑娘喝一杯吧”






【越女剑】


“有空的话,常来看看小妹啊.....”






【金丝冰绡】


“你要和那些鸽子一样,归巢吗”





【金刚降魔杵】


“我明明已经皈依佛门,为何还会留恋?”





【灵狐】


“你要是没有我,连路都找不到”




【分水峨眉刺】


“我,我不许你走,不许!!”







【玄铁重剑】


“我果然留不住小姑娘啊”





【洛阳扇】


“凡人,没有本公子的允许,你竟敢走!”






【冰魄银针】


“这世间八万字,唯独情字最伤人”





【齐眉棍】



“我果然还是......红尘未了”




【那迦】


“不要这样的,我很难过的,真的,我很喜欢你的”




【龙骨寒星】


“要是其他人,我才懒得留”





【孤剑】


“有些东西,我果然还是不到”





【灵蛇】


“一个,一个,都离本尊而去”








最后我唠叨几句


因为高三我卸载了很多游戏,但是后面又重新载回去,也许他们只是一堆数据


但是对我而言是一整个青春

关于归一剑和秋水剑的主人和身世(扒一扒,脑洞和私设)

人世几欢哀:

伪考据,真脑洞,沉迷扒一扒,欢迎喜欢找梗的小伙伴来和我讨论


早先在网上看到有人说秋水剑主人是马钰,归一剑主人是丘处机,我觉得有点牵强,所以分享一下我的看法,也许是脑洞和私设


我觉得秋水剑和归一剑都是作死小能手王重阳的


如果说是马钰和丘处机,首先最大的毛病,且不说全真七子在历史上的成就,金庸笔下的丘处机,怕是配不上五花......而且梦间集里的秋水剑,明显是全真七子中孙不二的剑。


孙不二在七人之中排名最末,七人布天罡北斗阵的时候,她站的也是摇光位,所以秋水剑才说“摇光虽然位列北斗最末,亮度却可跻身前三.......”云云


而孙不二的这把剑,神雕的原文说的很明白了,曾经是王重阳青年时代,还是个抗金义士的时候所用的剑,剑锋如一泓秋水故而得名。后来因担心孙不二在全真七子之中武功最弱,所以把秋水剑赠予她,希望她能仰仗武器之利,在江湖上立足。此段就和秋水剑被图鉴描述为“全真教中最锋利的一把宝剑“相符合。同时秋水剑是四花,可能是被第二任主人拖累,孙不二的确没什么造诣。但图鉴里 却称之为全真镇派之宝,就是因为其是王重阳的旧物,所以在全真派是声望很高的前辈,地位超然。


另外,小骷髅点化凡人悟道的梗,也和孙不二有关,昔年王重阳以一幅骷髅图点化孙不二,孙得悟以后就在衣服上绘制了骷髅,时刻警醒自己。因为秋水剑的人设兼来自两个主人,所以他既是台词中的点化者王重阳,也是被点化后时刻佩戴着骷髅配饰的孙不二。


再说归一剑。


官网图鉴中说归一剑是全真掌教之物,金庸笔下有戏份的全真掌教,无非就是王重阳,全真七子中的丘处机谭处端几个再加上尹志平


除了王重阳,谁配得上版本第一五花?


更主要的让我坚信归一剑是王重阳所有的原因是,秋水剑的主人孙不二在全真七子中排最末,如果秋水和归一的师兄弟关系是从主人那里继承来的,孙不二哪里去找同辈的师弟?


唯一讲得通的可能就是他俩的师兄弟关系不是来自“两个”主人的关系,而是秋水剑和归一剑作为王重阳在一生的不同阶段使用的佩剑,因为同物主, 而根据在物主那里的先来后到衍生出的关系。


秋水剑是王重阳年轻时代抗金时所用,而归一剑是王重阳开创全真、华山论剑时所用的。


所以秋水剑是师兄,而归一剑是(很)五(难)花(抽),因为秋水剑先来,而归一剑代表了王重阳全真掌教、天下第一的身份。


顺便,如果小哥哥的身世随原物(本体?)的话,看遍了江湖险恶尔虞我诈半路出家的秋水,跟生在终南山上都没离开过几次重阳宫的归一比较,当然就很心机了


最后讲两个原著情节,aka玩梦间集千万(不)要代入原著人物系列


第一个是孙不二的。


虽说历史上的清静散人其实声名还不错,但是金庸笔下被形容为”武功最差“的人怎么会有好下场?虽然有秋水剑,后来她也是很惨了,杨过要和小龙女成亲,于是躺枪的孙不二被杨过按在重阳宫大殿上,被迫为过儿和姑姑证婚……


试着代入一下梦间集角色


玄铁……和……金铃索……君子剑和淑女剑(其实还正常一点)……


对不起,画面太美我只想笑不想看


而且还有被绑在柱子上的秋水师兄,这是什么谜一样的play?


可以,这很全真.jpg(???


另一个是关于江湖五绝的。


理论上来说,归一和秋水应该跟玉萧相性比较好(误),和灵蛇互相看不顺眼(反正尊上看除了飞燕以外的人都不顺眼……)


毕竟王重阳和欧阳锋(灵蛇)是敌对关系(临死还要算计人家),但是和黄老邪(玉箫)似乎是闺蜜和损友的关系(x)


具体表现为王重阳被女朋友林朝英涮了一回(比赛在石头上用手指写字,打赌输了)之后,向黄药师情感咨询说起这事,结果又被黄药师涮了一回,于气得出家了……


然后有了全真教,咳。


总觉得放到梦间集里多半是秋水和玉箫可以组成【温柔斯文套路深】二人组,狼狈为奸一起出主意坑别人


被套路了的归一师弟还茫然地向“碰巧来终南山做客的“玉箫请教⁄(⁄ ⁄•⁄ω⁄•⁄ ⁄)⁄


会玩儿,东邪真会玩儿。


最后的最后,奶一口归一占卜看见的天命指的是火烧灵虚殿(史实)/重阳宫(原著)的梗,感觉这样他所有台词都可以解释了


坐等第七章打我脸_(:зゝ∠)_


#今天我黑王重阳了吗 √


#今天我吹归一剑了吗 √


#今天我揭露秋水师兄的白切黑本质了……秋水师兄我错了,别把我刚捞上来的你师弟扔进卡池啊……!